心得 | 论文 | 作文 | 风水 | 谜语 | 菜谱 | 组词 | 诗词 | 成语 | 注音 | 考试 | 日记 | 教学 | 课件 | 汉字 | 词语 | 解梦 | 草药 | 单词 | 格言 | 笑话 | 康熙字典

位置:学习心得体会网 >> 课件大全 >> 语文课件 >> 初二语文课件

变色龙教学设计

类型:初二语文课件 时间:2012年7月29日

《变色龙》一文展现了特定社会里不同阶层人物的生命形态和生活状态,表现了他们在面对具体事件时的态度和价值观,从深层次揭露了极权社会下的人性问题,这篇课文可以成为对学生进行生命教育的重要资源。在教学过程中教师一方面要引导学生跟小说中的人物进行深入的对话,另一方面还要认真揣摩文中不会说话的物体和环境,才能品味出深层次的人性内涵。
一、人性分析的社会学符号:警察与军大衣
小说开篇第一句话是很值得深思的,“警官奥楚蔑洛夫穿着新的军大衣,提着小包,穿过市场的广场”,以“警官”来引出事件有何特殊功能呢?作为社会秩序的管理者与维护者的警察,一端连接着普通市民,深知普通市民的生活状态和心理特点,另一端连接着上层权力,深味上层权力的运作特点。所以从警察的视角来看整个事件,更容易将社会不同阶层的信息聚拢起来。
警官身上的军大衣是作者写得比较成功的社会学符号。有研究者认为“大衣的一脱一穿,天气的一热一冷,揭示出奥楚蔑洛夫内心的恐慌和强作镇定的窘态,进一步揭露了他狡猾虚伪的奴才本性。”这种分析的重心其实不在军大衣本身,而是在“脱”和“穿”的动作上,通过动作来彰显人物的心理活动。这种分析虽然是合理的,但是忽略了军大衣本身作为一个社会学符号所潜藏的内涵。也有研究者认为“军大衣是沙皇警犬的特殊标志,也是他装腔作势、用以吓人的工具,一个‘新’字,向人们传达出了奥楚蔑洛夫能成为沙皇忠实走狗的得意心态”。但是这里有两点是经不住推敲的:首先,“新”字和走狗的“得意心态”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而是暗示了奥楚蔑洛夫是“新官上任”,刚刚从像他身边的叶尔德林那样的普通巡警身份变成了警官,“根基未稳”的权力状况决定了他在处理事务时的心态:遇到狗咬人的事件时未经仔细调查就说要惩治那些不遵守法令的老爷们,通过向“受伤害的人”收买人心来树立自己的威望。当有人说狗主人是将军的时候,他就马上推翻自己先前的口头审判,因为他知道决定自己官位的是上层权力阶层。所以“新的军大衣”突出了刚获升迁的奥楚蔑洛夫既想树立权威,又不敢得罪权贵而保全自己的心理,这也是他不停“变色”的原因。其次警察与军队是不同的体系,为什么警官身上穿的却是“军大衣”?或许有人觉得不足为怪,因为两者都属于国家的暴力机构。其实,“军大衣”中传递出来的政治气息是值得深思的,这与国家的权力运作体系相关,也向读者揭示了为什么事件总是围绕着将军的利益在变。从社会学角度来看,“军大衣”是个权力符号,也是读者了解沙皇俄国的社会政治的~个窗口。一个国家的警察和人民崇尚穿“军大衣”,体现出那个国家的政治体制是“军政”而不是“宪政”,军政的特征是先军政治、权力治国,而宪政的特征是依法治国。军政是靠强权镇压来维护统治的,人民个体的利益和诉求得不到保障,拥有权力者就拥有话语权,所以当首饰匠赫留金发现警官的态度对自己不利时,他就说:“不瞒您说,我的兄弟就在当宪兵。”可以说,“宪兵”和“军大衣”共同体现了“军政”的社会现实。在教学中分析这些社会学符号的内涵,可以帮助学生认识到如果没有良好的社会体制,强权会凌驾于人性之上,在批判沙皇统治的同时思考权力与人性的关系,深化对生命生存状态的思考。
二、极权社会里人性的“遮羞布”和强权者的“玩偶”:法律
法律的原初功能和价值是维护人间的公平和正义,保护人民合理的权益和诉求,但是有时候它却被利用、被践踏,成为极权社会包装“依法治国”的华丽外衣。法律在文中出现了三次,有两次是从首饰匠赫留金的嘴里说出,还有一次是从警官奥楚蔑洛夫的嘴里说出,每一次都从不同的层面表达法律与人性的关系。
首先,法律是赫留金等小市民保护自己人身安全的盾牌。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当生命面临危险或者自身权益受到侵犯时,首先想到的是用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所以当警官的立场偏向狗主人时,赫留金就说:“法律上说得明白,现在大家都平等啦。”法律保护个体的生命和财富,无论对穷人还是对富人都具有约束力。
其次,法律也会成为压制弱者人性的工具。虽然说法律是维护社会正义的,但是有些人却以法律为幌子进行敲诈。赫留金被狗咬了,他从狗的外观推断其主人的地位不如自己,于是就想诈骗狗主人的钱财。赫留金说“长官,就连法律上也没有那么一条,说是人受了畜生的害就该忍着。”在这里,法律被利用了,同时也暴露了赫留金奸诈贪婪的丑恶人性。
最后,法律是强权者的“玩偶”和极权社会的“遮羞布”。警官是如何对待法律的呢?在处理事件的过程中奥楚蔑洛夫说:“那儿的人可不管什么法律不法律,一眨眼的工夫就叫它断了气!”非常粗鲁霸道,完全没有了人性的怜悯和关爱。本来警察应该是法律的维护者和执行者,但是奥楚蔑洛夫却是法律的践踏者。由此观之,法律在那个社会里只是虚置的,在警官眼里只是个欺骗群众的“玩偶”。
三、学生通读课文,整体感知

相关阅读

更多分类